您當前的位置: 國際新聞
紅杉資本創始人唐·瓦倫丁去世:蘋果谷歌思科背后的男人!
發布時間:2019-10-27 14:06:37

又一個硅谷的傳奇人物逝世了。

10月26日,紅杉資本宣布,其創始人唐·瓦倫丁(Don Valentine)于美國加州伍德賽德的家中去世,享年87歲。

中國私募首富、紅杉資本中國基金的創始人沈南鵬發朋友圈悼念:唐·瓦倫丁是硅谷的傳奇。

據統計,納斯達克上市的公司中,有超20%的企業均是紅杉資本投資的。其中不少偉大的企業,都是他投出來的。包括:目前美國市值第一的蘋果公司(最新市值1.11萬億美元)、開創游戲機工業先河的Atari、最有名的數據庫軟件公司Oracle(甲骨文)、網絡硬件巨人Cisco、鋼鐵俠的PayPal等。

紅杉資本創始人逝世

美國時間10月25日,紅杉資本創始人唐·瓦倫丁(Don Valentine)在美國加州伍德賽德的家中自然去世,享年87歲。

唐·瓦倫丁丁1932年出生于紐約,1954年本科畢業于福特漢姆大學,大學學習化學。

資料顯示,在1972年創立紅杉資本之前,唐·瓦倫丁主要有三段職業經歷:

1959年,在美國器械公司雷神(Raytheon Company)擔任銷售工程師;雷神公司是美國大型國防合約商,美國國防部五大武器供應商之一。

1960年至1967年,在著名的“硅谷黃埔軍校”仙童半導體公司(Fairchild Semiconductor)擔任銷售和市場主管;瓦倫丁在1961年一年時間里,創造的個人銷售額就超過了仙童上一年的總銷售額。于是,他很快就被提拔為西部地區的市場主管。

1967年至1971年,在芯片制造商美國國家半導體公司(National Semiconductor)擔任銷售和市場副總裁;

長期在科技公司的銷售崗位上工作,使瓦倫丁非常注重技術與市場的結合,并且發現:工程師雖然能夠做出令人驚異的事情,但項目資金經常短缺,于是瓦倫丁將注意力轉向對科技公司進行股權投資。

1972年,瓦倫丁創立紅杉資本,至今47年。

1996年,瓦倫丁將紅杉資本的控制權移交給邁克爾·莫里茨(Michael Moritz)和道格·利昂(Doug Leone),后者是他招募的合伙人。

據悉,唐·瓦倫丁為這家合伙制企業選擇的名字“紅杉”,象征著紅杉樹頑強而長久的生命力。

蘋果、思科、谷歌……

納斯達克有20%企業都是紅杉投出來的

唐·瓦倫丁享有“硅谷風險投資之父”的美譽。據統計,紅杉資本總共投資超過500家公司,其中超過350家為新科技公司,有200多家成功上市,100余個通過兼并收購成功退出的案例。

據統計,自從 1972 年創立以來,紅杉資本投資了很多創業公司,從上市公司的數量來看,其投資的公司占了納斯達克上市公司總數的20%以上。

其中,如今不少為人熟知的偉大企業,都是瓦倫丁投資過的公司。包括:目前美股市值第一的蘋果公司、開創游戲機工業先河的Atari、最有名的數據庫公司Oracle、網絡硬件巨人Cisco、網絡傳奇Yahoo等。

因而,在其逝世后,紅杉資本發表的頌詞中這樣描述瓦倫丁:作為紅杉的創始人,他的精神將長存于眾多投資紅杉的慈善公益機構、20世紀后半葉偉大科技公司的領袖和創始人心中。

基金君選取瓦倫丁和紅杉投資的個別經典案例,分享給大家:

1.1978年投了喬布斯

在 1978 年,瓦倫丁投資了史蒂夫·喬布斯(Steve Jobs)的蘋果公司。蘋果公司在1978年1月籌資51.7萬美元,其中15萬美元來自紅杉資本。

據瓦倫丁后來回憶,他參觀了喬布斯和沃茲尼亞克最初創業的車庫,他當時其實厭惡喬布斯不修邊幅的邋遢樣子,覺得此人太過怪異。“當時這位 22 歲的蘋果公司創始人聞起來有股奇怪的味道,長得像胡志明”。不過瓦倫丁還是給出了一些很中肯的建議,并且投資了他。

喬布斯曾在回憶中這樣表示,“那個時候的風投,他們就像你的導師一樣,對創業公司的幫助非常多。因為早期的風投者,像瓦倫丁,都曾是高科技企業的創始人或高管。這種背景,讓投資者在投入金錢之外,也會像導師一樣分享他們的才能和經驗。”

如今,雖然兩位創始人均已離世,但他們所打造的蘋果公司,市值高達1.11萬億美元,穩坐美股市場總市值第一。

2.80年代投資思科

斯坦福特立獨行的一對教師夫婦列昂納德波薩克和桑迪勒納,在1980年代中期創辦了思科(Cisco)的公司。Cisco的名字取自Francisco,那里有座聞名于世界的金門大橋。紅杉資本認為這將是網絡間暢通無阻的“金橋”,于是投入種子資金。

漸漸地隨著公司的發展,思科需要風險投資的注入才能擴大規模。這對夫婦和74家風險投資公司談過,但沒有一家愿意給他們投資,他們都認為“他們沒戲”。

這時,瓦倫丁慧眼識珠,投資240萬美金,紅杉資本擁有了思科30%的股份并且有了人事的管理權。后來,創始人又將他們的股份投票權委托給瓦倫丁,紅杉資本由此掌握思科64%的表決權,瓦倫丁就任思科董事長。他聘請了一位出色的銷售代表,又選中摩格里奇擔任供公司CEO。

在摩格里奇的領導下,思科快速發展,從1988年35人的小公司,到1989年底 170人、收入近3000萬美元的新興科技企業。

1990年2月,思科上市。1995年1月,錢伯斯繼任CEO,帶領公司登上互聯網之巔,市值5500億美元。

從1987年紅杉資本首次投資時算起,Don擔任思科董事長長達30年。這期間,思科披荊斬棘,為互聯網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。

3.90年代投谷歌

1999年,紅杉資本簽了一張價值1250萬美元的支票給拉里·佩奇和謝爾蓋·布林。在此之前,谷歌曾吃了眾多風險投資基金的閉門羹——谷歌只有12個員工,沒有收入,沒有成熟的產品,沒有商業模式,而且自我估值1.2億美元。大多數風險投資基金并不認為搜索這種技術能成為一個產業。但紅杉資本看到了可與電視和電臺相比擬的受眾,以及巨大的廣告收入潛力。

這筆投資讓紅杉資本最終獲利50億美元。

下注于賽道,而非選手

創業者要關注“Who cares?”

對于瓦倫丁的投資方法,可以歸納為一句話:“下注于賽道,而非選手”,這也是整個紅杉的投資方法論。

瓦倫丁曾表示“投資于一家有著巨大市場需求的公司,要好過投資于需要創造市場需求的公司”。他解釋稱,“下注于賽道”的原因之一是,天才創業者實則非常罕見。他表示,自己一生只見過兩個擁有超人洞見的創業者:英特爾的羅伯特·諾伊斯和蘋果的史蒂夫·喬布斯。

如今,紅杉資本的官方傳記頁引述他的話說:“我深深著迷,以二十多歲的技術人員以高度非常規的方式看待世界,并希望以自己的方式而不是別人的方式來制造產品。”("I remain infinitely fascinated," his official bio page quotes him as saying, "with how technical twenty-somethings view the world in a highly unconventional way and want to build products their way, not someone else's.")

他堅持認為,對每一位創業者的終極考驗,是有沒有想清楚創業將為誰創造價值,這也成為他總是不斷會問創業者的一個問題:“Who cares?”

沈南鵬發朋友圈悼念:

他是硅谷的傳奇

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、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創始及執行合伙人沈南鵬朋友圈悼念:“Don helped to create an industry and becomes a Silicon Valley legend。He also assembled a great partnership。Don will be sorely missed! ”(唐·瓦倫丁協助創立了一個行業,并成為硅谷的傳奇人物。他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系,唐將被深切懷念!)

沈南鵬作為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,也是目前中國私募的首富。在近日胡潤研究院發布“2019年胡潤百富榜”上,沈南鵬以身家300億位居私募榜首。

目前,他帶領的紅杉資本中國,已經“買下”中國半個互聯網。馬化騰稱:“他是中國風險投資界最成功的投資人,沒有之一。”

業界公認:“只要你還在創業,只要你還在這個大的行業里面,我相信繞來繞去都會遇到紅杉,因為紅杉總在那里,而且總是沖在最前面。”

紅杉資本中國在公眾號發表文章《紅杉創始人Don Valentine逝世|傳奇終將永存》,回顧了Don的生平,表示“傳奇終將永存”。全文如下:

今天,紅杉資本創始人、鑄就硅谷傳奇的領袖之一Don Valentine(唐?瓦倫丁)在加州伍德賽德的家中去世,享年87歲。作為紅杉的創始人,他在他的家人、朋友和同事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記,他的精神將長存于眾多投資紅杉的慈善公益機構、20世紀后半葉偉大科技公司的領袖和創始人心中。我們向他的夫人——風雨同舟58年的妻子瑞秋,他的三個孩子克里斯蒂安、馬克和希拉里,和七個孫輩致以最深切的慰問。

Don的一生與硅谷的發展交織在一起。他1932年出生于紐約,在福特漢姆大學學習化學,20世紀50年代中期搬到南加州,加入了蓬勃發展的航空航天業,成為雷神公司的銷售工程師。他意識到當時年輕的半導體行業中心在更北的地方,于是搬到舊金山半島加入仙童半導體公司,這里后來也是英特爾、AMD和美國國家半導體公司的發祥地,孕育了蓬勃發展的小型計算機、個人電腦和互聯網產業。

在仙童半導體工作的7年間,他建立了行業最具競爭力的銷售團隊。之后,他加入了美國國家半導體公司,擔任銷售和市場副總裁。在這段時間,美國國家半導體公司以強大的銷售和運營能力蜚聲業內,并成為領先的模擬電路供應商。

也是在這段時期,Don開始對科技公司進行個人投資,他的投資吸引了一家私有資本集團——Capital Group的注意。他和Capital Group一起在1974年建立了Capital Management Services,并成立了第一個300萬美元的風險投資基金。

這支基金對電子游戲公司雅達利和蘋果電腦進行了開創性的投資。前者由諾蘭?布什內爾創辦,后者由史蒂夫?喬布斯和他的高中朋友史蒂夫?沃茲尼亞克創辦。Don同時在雅達利公司和蘋果公司的董事會任職。

這些早期投資使紅杉資本一舉成名。Don為這家合伙制企業選擇的名字“紅杉”,象征著紅杉樹頑強而長久的生命力,一如他的個人品格一樣,同時也傳達了一個沒有以自己名字命名公司的創始人的謙卑之心。

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,Don一直是紅杉資本的驅動力和核心人物。這段時期誕生的很多傳奇企業,包括甲骨文、LSI Logic、Microchip Technology、Linear Technology和Network Appliance等,都深深刻上了他的印記。在投資的眾多公司中,他最引以為傲的是思科。從1987年紅杉資本首次投資時算起,他擔任思科董事長長達30年。這期間,思科披荊斬棘,為互聯網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。

Don還培育了兩家公司,美國藝電公司和Sierra半導體公司。從商業計劃書到公司成立,這兩家企業都是在紅杉辦公室里完成的。前者已成長為視頻游戲行業的中流砥柱。后者則與新加坡政府共同創立了特許半導體公司,改變了全球半導體行業的面貌。 在始終對紅杉的事業保有熱愛之余,Don還對蘇格蘭雨季的高爾夫、加利福尼亞州的圓石灘,以及奧克蘭突襲者的比賽情有獨鐘,尤其欣賞湯姆·布雷迪的精湛球技。多年來,他一直堅定地為斯坦福工程學院提供支持,并幫助創立了斯坦福工程風險基金,該基金已經在美國大學中成為典范。他同樣是醫學研究的堅實支持者。不太為人所知的是,他還是舊金山歌劇院和舊金山交響樂團的粉絲:他是前者的長期會員,并在后者擔任理事會成員,而且是其領袖邁克爾?蒂爾森?托馬斯的熱心支持者。

在Don的晚年,與大多數退休后的領導者不同,他甘愿退居二線,不再輕易批評那些他認為錯誤的決定,也不再干涉具體業務。但是作為經驗豐富的智囊,他依然熱心為那些到他辦公室拜訪的人提供建議。一向好奇的他,總是喜歡和對未來充滿憧憬的年輕人待在一起。他的家人、朋友,以及那些與他一起奮斗數十年的同事,都對他充滿了深切的回憶。在人們的記憶里,他有著喜歡綠色墨水、從不喝咖啡的可愛怪癖;他還是一個認真的聆聽者,欣賞沉默中深思熟慮,幫助許多創業者的萬丈高樓打下堅實的地基。他堅持認為,對每一位創業者的終極考驗,是有沒有想清楚創業將為誰創造價值,這也成為他總是不斷會問創業者的一個問題:“Who cares?”

Don Valentine

愿你安息

來源:證券時報

千島湖新聞網  編輯:于一
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重庆时时存在点杀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