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 國內新聞
濮存昕:“我到了60歲才接上了他的氣兒”
發布時間:2019-10-28 09:24:40


濮存昕對于是之滿懷敬意。 史春陽攝

“于是之離開我們快七年了,朋友們對他塑造的人物形象沒有忘記,這是對他一輩子努力的回報。”在日前舉行的《我和于是之這一生》新書首發式上,于是之的夫人李曼宜通過大屏幕再三對觀眾、讀者說著“謝謝”。

《龍須溝》中的程瘋子、《茶館》中的王利發、《青春之歌》里的余永澤、《丹心譜》中的丁文中、《洋麻將》中的魏勒,于是之留下這些經典形象,于2013年1月20日永遠離開了大家。

現場,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編劇郭啟宏回憶道,“我寫《李白》,可以用一句話概括,于老師是《李白》不署名的作者,很多重要的意見都來自他。”在郭啟宏眼里,于是之不管在業務上,還是人品上,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人,是思想家,也是哲學家,平時談及諸如莎士比亞的問題,他都是自然流露出來,從來不是賣弄。

“不同時代總是有人尖子,于是之老師無論如何是我們這行至高無上的典范。”中國戲劇家協會主席、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演員濮存昕說,當年在人藝跟于是之較勁的也有,畢竟人藝大家云集,但隔代演員對他只有敬仰。

濮存昕還談道,自己年輕的時候還不明白他的“厲害”,到四五十歲后,才真正明白他的“厲害”。濮存昕透露了一個細節,人藝演員們看著老《茶館》的錄像,宋丹丹發出了感嘆,“于是之老師真是偉大。”濮存昕說,《茶館》一開場別人全使招,于是之不使招,幫襯得那么服帖,那么恰到好處。“我感覺到了60多歲終于能接上他的氣兒,模仿著他,每次排戲都覺得還有一大堆問題,但大家真正聚在一起的時候,就覺得還有一股氣在。”濮存昕說,這股氣是于是之老師給過來的,這是一股做人為藝的氣。記者 路艷霞

  來源: 北京日報

千島湖新聞網 責任編輯:徐滿萍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重庆时时存在点杀吗